2018暑假法國授課

7月7號要到法國的授課行程確定了,7月7號出發7月30號回國,其中有一半的時間授課及行程,一半的時間在法國及鄰國景點旅遊,我倆夫妻好好渡假,今天晚上應學生要求特別把機票訂下來,出發的時間是暑假,人多機票難訂先訂下來比較安穩,才不會到時有學生來上課,老師沒有到無法上課的窘境。

ticket

學催眠緣起

我的身分有點特殊,是位出家人,并且來自馬來西亞,在臺灣至少度過了十個年天以上的時間,大多數時間都在佛教的學校度過的,我接受過佛教傳統與非傳統的教育,因此我的思想與行為舉止,也和一般的法師有點不一樣,而且曾經和十種不同民族相處和生活過,又融合了東與西方文化,這些經歷可說是直接影響我的未來的。

剛到臺灣,都會受到老年人的影響,看到他們雖然退休了,可是還是不停的學習,可能這樣激發我不段向上學習、除了學習佛學、不同宗教的、法律、醫學等都學,只要有因緣遇到的,都不會放過學習的機會,也許自己也有使命,還有方向,和在尋找要過怎樣的生活方式與將來度眾方式有關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畢業後,我到整復協會學習不同整復手法,拿了個証書,將來是為回國後做準備的。我觀察到以後傳統佛教,如果還是執迷不悟的用老舊方式在運作,最後只會讓人身心更疲勞吧了。現代人,工作壓力大、經濟負擔、飲食和水污染,身心不調合加上人際關係不好,情緒言語又易失控,所以我才選擇想走身和心方面的治療路線,以便可以利益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有次网路上尋找古文明資訊,沒想到意外發現一位「眭澔平」這號人物。也在視頻中,看到他到處旅行,參於不同宗教儀式、探訪不同民族文化,挑戰南北極還有深入百慕達潛水等等。也這樣,讓我站在巨人背上看世界,認識平常所不認識的,看到平常所看不到的東西。自於會接觸到催眠,也是跟「眭澔平」有關,有次參加他的演講,過後又剛好有人提到想到他家參觀,還有希望可以看一看「三毛」生前留下的東西,就這樣我也一同去參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共聽了「眭澔平」二次的演講,在他第二次演講前有簡介他,在介紹中提起「催眠」兩個字。「眭澔平」曾說: 「我會學催眠,也是跟三毛有關」。大家都知道三毛的死亡跟抑鬱症有關嘛!那次演講後我開始對催眠進行搜索,去了解、去認識什麼是「催眠」,催眠到底是做什麼用的,我適合學催眠嗎?起初搜索相關催眠資料,在來是搜索催眠教授師,最後才思考適不適合學這東西而做决定。在臺灣教授催眠的,也有很多位,有的知名度很高,有的還可以。記得那麼多催眠教授師中,陳榮昌老師是第一個打電話搜索的,當初也是嘗試問有在北部開課嗎? 簡單的談談而已,也許是因緣吧! 最後選擇了陳榮昌老師。沒想到選擇陳榮昌老師的課,課程中的正向法則是如此的震撼,催眠中也療癒了小時被缺乏關愛的部分,還好接觸了「催眠」這部分,填寫了靈這部分,「身、心、靈」圓滿,這很符合我將來要的期待。